千秋功过古碑评|孟满喜

作者:知彼 / 公众号:zhibi0354 发布时间:2019-10-29


千秋功过古碑评
——再读下李侯李陵碑孟满喜▲笔者与支书张在平(前左)主任裴养武(前右)在李陵庙合影笔者《下李侯村释几疑》发表后,阅读量过八千,向众友感激之余,仍感对该村宋代“李陵碑”文化价值和历史意涵,未及深入挖掘解读,深感遗憾,故欲专文阐述。近日闲暇,数阅此碑,又发现一些有意义的重要信息,整理如下,权当抛砖引玉,个别不解问题,求教于方家。
碑文内容写了啥▲后土庙内《李陵碑》此碑立于宋天禧二年(1018),距今刚好千年余一,是介休保存不多的古碑。碑高130厘米,宽68厘米,厚15厘米,楷书,21行,满行63字,计1200余字。从尺寸和字数看,属于中等碑石。该碑的文和铭由前十年洪山《源神碑》撰铭者徐赟所写,骈文体裁,词藻华美,用典颇多,足与《源神碑》媲美。此碑原在下李侯村李陵庙。前些年,原市文化局领导担心丢失或损坏,迁至市内后土庙钟搂北侧保存。整篇碑文,晦涩难懂,有些词组,查遍《辞源》《古汉语词典》和《百度百科》等,均无条释,应是作者自造,就笔者现在学养,实难准确翻译。▲后土庙内《李陵碑》但是,反复阅读,可知全文分为九个内容。鉴于篇幅,不录原文,仅叙大意:——开篇采用叙事散文由远及近、从面到点的议论手法,到“持虎□向銮舆之后”至,计170余字。大意是历代忠心耿耿,作为显著的文臣武将,所以彪炳青史,留名华阁,是他们具有司马相如之文采,更有周公“一沐三握发”为国求贤精神,终生为君主尽效劳,使得国泰民安,四夷来朝。——从“伏自将军功书洞谷”始140余字,赞美李陵。自幼文武双全,论辩可使列国臣服,撰文能让诸邦朝贡。辅佐皇帝彰显忠心,危难时刻持守大节。从“东临管朔”起150余字,介绍李陵墓建在下里后原由,尔后大段文字描述李陵墓周边地势风光,颂称李陵显灵,护佑一方平安,庇荫国家昌盛。——从“将军先祖老□讳聃”起60余字,简述李陵先祖为(老子)李聃,因生于李树边而封李姓,尊称“太上”,道教之祖,书五千言《道德经》。——从“次有老将军讳广”始,30余字,简述李陵祖父李广功德。——从“庙内将军讳陵”始,60余字,简介李陵功绩。——从“后有唐朝仆射讳靖”始,洋洋160余字,描述唐代李靖武御外患,文安邦民的文治武功,及昼夜勤劳恪尽职守的高尚情操。——从“今有太上继世之孙”至正文完毕,100余字,论述李陵传承家族荣光,生前立功为国,身后显灵佑民,因而立碑勒铭。——最后四字铭文,36句,144字,是古碑中较长的铭文。——落款与立碑人员名单。
碑文如何评李陵▲1982年李陵墓的县文保单位碑李陵其人,汉代名将。先为国请缨,孤军深入,以少抗多,血战匈奴。后兵败投降,异邦纳妻,几劝不归,死殁他域。因此,历代对其评价各异,褒者居多,贬者不少,择要几家:司马迁:“(李陵)有国士之风”。称他“提步卒不满五千,深輮戎马之地,抑数万之众……冒白刃,北首争死敌,得人之死力,虽古名将不过也。身虽陷败,然其所摧败亦足暴于天下。彼之不死,宜欲得当以报汉也。”是说李陵虽身陷重围而败,但其战绩足以传扬天下。他被逼投降,是等待时机,立功赎罪报效汉朝。司马迁的辩解,触怒了汉武帝,被处“腐刑”。在这种奇耻大辱下,司马迁发奋完成千古巨著《史记》。苏武:“每念足下,才为世英,器为时出”。开国英君李世民,称赞:“李陵以步卒五千绝漠,然卒降匈奴,其功尚得书竹帛。”杜甫:“李陵,苏武是吾师。”苏轼:“苏、李之天成,二公尊之至矣。”北宋军事家何去非:“夫李广、李陵皆山西之英将也,材武善战,能得士效力。”近代学者钱穆《秦汉史》:“李陵之才气,及其全军之勇决,令千载下读史者想慕不已。”责贬者较少,有:白居易贬责曰:“汉李陵……窃谓不死于王事非忠,生降于戎虔非勇,弃前功非智,召后祸非孝,四者无一可,而遂亡其宗。”明未清初学者王夫之《读通鉴论•武帝三十》:“李陵之降也,罪较著不可掩”,“为将而降……大节丧,则余无可浣也。”清未文学家蔡东藩持责贬态度,曰:“宁为扬业死,毋为李陵生。”当代虽有褒奖,然词有异:山西籍学者李零《汉奸发生学》:“李陵由降而叛,亦属‘逼叛’”。逼迫李陵降叛的“用人唯亲的汉武帝,指挥无能的李广利,老奸巨猾的路博德,善为谣言的公孙敖,以及墙倒众人推,’随而媒孽其短’的满朝大臣,才是真正的汉奸。”回族籍学者张承志《杭盖怀李陵》:“在北方史观中,真正使我感动的人是李陵”,“当他无家可归,祖国执行不义的时候,叛变也许是悲壮的正义。”时至今日,实现振兴中华,弘扬爱国主义,需要英雄精神。但是,以上历代对李陵不同评价,应引起我们深刻反思和理性认知,方可以史为鉴,弘扬正气。▲清嘉庆《介休县志》李陵墓记载既为李陵建庙,碑文正面赞颂,实录如下:介绍建庙缘由时,褒称为:“忧分汉主,遐边狂狄”,“辅弼显忠,扶危尽节”。对李陵投降后,仍称:“寿足戎封,望宁国而怨胡天;殁念家山,慕归朝而忆同庄舃”。充分表达了一位朝廷大将,生前赤心耿耿勇赴国难的高尚情操,落难受辱仍然怨恨胡天而盼国家安宁,死后不忘家乡埋葬故土的赤子之情。又写道:“□有庙内将军讳陵,为朝刚(纲)领袖,护圣股肱。怀扟略则辩如相如,推俊彦则词高陆贾。腰悬金印,曾匡十万雄师。臂杖龙泉,□匣而孔除三害。虑复本,龙潜于洞浦;慕远元,虎踞于崆峒”。此赞李陵为皇帝臂膀,朝廷重臣。胆略口才好比蔺相如,胸怀文采胜过陆贾。带兵可敌十万雄师,舞剑为民可除“三害”。更重要是采用司马迁观点,为李陵辩护,称其兵败投降,是为卧薪尝胆而如龙潜渊,更为长远考虑而如虎卧山。这样描述,既还原了历史,又为在此地修庙立碑,建立了明确坚实的历史依据,阐明了无可辩驳的内在原由。▲清嘉庆《介休县志》李陵庙记载最后铭文称:“命奉高皇,远簉戎疆。重持国信,奋说皇王。心铺锦绣,辩吐琼章。二君好会,汉虏和光,百寮舞蹈,万里宁康。”再次肯定李陵力谏请战,远赴边疆,深入拒敌的英雄壮举。在他遇难被俘后,仍然起到使两国罢兵休战,边疆和好,百官欣喜,国家安宁的重要作用。更主要是,碑文清楚地说明在下里后筑墓建庙之因:李陵遗体“返临圣地,灵愕车住□□,□踟躇不进,度斯圣验,然议兴堂。敕指庙建于汾南,显瑞灵迁于沁北”。铭文复曰:“寿足□封,故体还乡。偶临圣地,□重维将。停车住辇,奉敕兴堂”。以上说明李陵“故体还乡”,走到下里后这方圣地时,车马不走,大家揣度是李陵显灵,便商议在此建墓筑庙。需要强调注意是:正文用“敕指”,铭文用“奉敕”。古代文书,只有皇帝诏令,方用“敕”字。这就说明为李陵建庙,是奏报皇帝下诏敕准的。李陵死于公元前74年,暨汉宣帝元年,李陵墓、庙始建年代,应在汉宣帝时期,或更晚一些。如果以上推断无误,李陵庙显然是一座皇家祠庙,其历史地位和文物价值极高。
还有其它发现▲远眺李陵墓作为千年古碑,其规制及内容,还有一些值得注意和探讨的重要信息:——落款奇特:“后汉武帝至大宋天禧二年岁次戊午七月辛酉朔七日丁卯建立,故记。”首先,何谓“后汉武帝”?既是后汉,何来武帝?既称汉武帝,前面为何要加“后”?实在令人不解!其次,“后汉武帝至大宋……建立,”这种落款,在古代碑文中好像绝无仅有。其三,李陵殁于汉宣帝元年(前74),汉武帝崩于前87年,早李陵13年,给李陵立碑,怎么能从汉武帝算起呢?因此,只有一种解读,就是此碑叙事是从汉武帝开始到宋代天禧二年。或许,这才是撰文者的本意。——碑阴载:“乐人”、“散乐”。有两种可能:一是这些乐人为立碑捐资者,二是有正规乐团和民间乐队,为落成典礼助兴。再加“主讲维摩经僧智圆”参加,可能典礼时举行诵经或超度法会,盛况空前。——碑阴载:“北里村,义勇指挥使武钊”,说明北里村当时已有村里自募的兵勇,其首领也参加了建庙落成典礼。——碑阴载:“焦导村,酒务张制,炭税务□□”,说明该村已有人担任“酒务”和“炭税务”之职,可知当时介休境内制酒和挖煤已成产业。结合在此碑十年前的洪山《源神碑》所载:“油务”、“磁窑税务”,对研究宋代初期介休手工业及其规模,是难得的文物资料,具有重要的文化意涵。▲下李侯村九曲黄河灯此外,还有几个难题,留待方家破解:一是:在碑正面落款后,有立碑者诸人,其中一人值得探究:“将林郎试秘书、省校书郎、知县高荆廉举。”高荆廉举,何许人也?现存清代几部《介休县志•职官》载:“荆康举,天禧中介休知县。”▲清嘉庆《介休县志•职官》宋代知县那么,当时知县是“荆康举”,“廉”字应系录文者笔误,笔者为此到后土庙细看原碑,确实浸蠹难辩。既然姓荆,为何前面加“高”,难道是复姓,但在中华复姓中,无有“高荆”之姓。如是复姓,就否定了县志所载。那么,知县应叫高荆康,“举”字显然是姓名后所加。古文举字意为提出、推选之意,即为李陵立碑,是由知县亲自提议并督建。这一来,又否定了县志所载。看来,知县姓名“高荆康举”,是个二难问题,待后考证。二是:碑阴村名质疑:所载下里侯、郭壁村、杨同(屯)村、下梁村、南王里、樊王社、北里村、板谷(峪)村、上梁村、(东)神村等村。另有齐家庄、临川村、石堰社、水谷村、祥庄、西社、焦导村等。以上七村,查现存清代各版县志均无记载,是并入它村,还是后改村名,还是他邑村名,有待后人考证。——碑阴载“院主僧增升”,“主讲维摩经僧智圆”,“维挪某某”,说明此庙已有僧人住持。但是,名人庙堂,应属道教。为何由僧人担任“院主”,亦令人费解。总之,下李侯村李陵碑不仅文词华美,而且内容丰富。碑中所含的大量信息,对研究介休本土历史和传统文化,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物意义和历史价值。当然,由于笔者学识所限,以上解读,舛误难免,尚祈方家和读者雅正,以便全面准确解读此碑,为增强我市文化自信,推动文化強市,贡献应有力量。
附:
李陵碑原文
李将军碑铭
前伪命省司别驾徐赟撰
乡贡学究□易简书
前定□□□□度使孙乡贡学究乔久成书
原夫:持天冢宰,□名迁于凤阁题标;弼帝明贤,彰雅号于龙碑贯录。举严厉则威临万古,灵应而永固千秋。由是,璧征乐湛,星聚荀陈,薮泽无遗,英髦必进,使获岩□梦说,蜀进题桥,鼎遂盐梅,(左酉右咠)调觥蘖,土食接士,握发迎宾。八表顺其风,兆庶禀其化。思其□□,渴得其仁。如酕中国赖富于贤良,蛮戎惧闻而束手。平酬竭劾,定难显忠。遐羌削魑魅之心,裔域止虎狼之性。君危殿拒护主奔冲,仗龙旌于圣驾之前,持虎□向銮舆之后。伏自将军功书洞谷,釼学名山,笔摇起乌龙于(脱一字)上,釼拔斩白虎于山南。启洽天心,致衔皇命。当以奉使明朝,忧分汉主。遐边狂狄。掉三寸而说贡中(脱一字)烈国皇王,讽一言而来朝诸夏,缅当奉使,岁约千余。质戎邦一十八载。存安慈母,持缄报而信嘱鱼肠,问候圣颜,奉笺章而专凭雁足。雍容让进趋济济,威□整貌秀堂堂。辅弼显忠,扶危尽节。只美金胜于覆粉,女公主帝纳于皇宫。(按:“只美”至“皇宫”两句,疑《山右石刻丛编》录碑文有误)寿足戎封,望宁国而任怨胡天;殁念家山,慕归朝而忆同庄舄。返临圣地,灵愕车住□□,□踟蹰不进,度斯圣验,然议兴堂。勅指庙建于汾南,显瑞灵迁于沁北。虔之获福,祷者承恩,固获一方,威临百代。乌云倏秀,布穹窿而雷操天门;翠雨浓倾,走红霞而□飞电□。东临管朔,西叶源秦,南眄子推白牛,北揩天齐贺虏。诸神祐绕,名像朝周。近烈巍峰,朵朵而高层圣顶;远朝翠刃,纤纤著孙寿之眉。每遇攒祈,咸扶顿主。皇帝筹参百揆,纶察万机。盘空睹紫瑞凝冠,践位感黄龙捧腋。八元定难,十乱评章。临朝有麟凤来仪,玩水曙龟图洛晋,万方响附,四夷影从。边疆无蜂虿之虞,朝廷绝狐鼠之患。蓂草长于砌,莲脯生于厨。糩田秀合穗之禾,野●(按:此字漫漶不明,无法辨认)备朝天之服。将军先祖老□讳聃,身居太上,位举天尊,掌三清,主太极之宫,统九天,处阳寥之殿。三古之圣人设化,五千之《道德》亲宣。诞身于李树边生,慕因封之谓姓。连枝桂散,本系一根。次有老将军讳广,弓开满月,石虎曾射于蓝田,跨佩七星,下蛮王擒经九纵,征奸获效,降撽擒妖。□有庙内将军讳陵,为朝刚领袖,护圣股肱。怀扟略则辩及相如,推俊彦则词高陆贾。腰悬金印,曾匡十万雄师。臂杖龙泉,頴匣而孔除三害。虑复本,龙潜于洞浦;慕远元,虎踞于崆峒。后有唐朝仆射讳靖,二仪荫盖,亚西复技。侯封十万之勋,位列三观之上。术悟黄公三略,法受玄女九天。盛昼回霄,满庚改少。得遇宰君,忌献悬鱼,迁官弃犊。彰雅誉而琴喧百里,教民丰而水制千门。斥讼明非,分□察咎。黄沙定罪,悯哀务而刑用蒲科;抱受驻鸡,窘地芥而驯桑逐雉。梦受神毫五色,禽吞□凤九包。民无聚敛之忧,樵兴叩檐之曲。鳏孤寡独,丞矜恤而勉力怀乡;磬叟茕单,念抚绥而犹心恋土。及佐县级录,徵逋薄敛,容限轻徭。除挠紊而犬无夜吠,住烦苛则鸡禁早鸣。吏疏位欠之劳,民无剪茅之役。今有太上继世之孙,树高枨擀,桂拔枝分。追凉而例获披荫,植种而班生毕菀。念宗宗之烈效,表祖祖之霸□。叶茷风搔,条浓蓊郁。愤心机于一变,谈天号于千龄。蓠萤默晃纵辉,焰而照识无宽,浮木孔窥虽瞪,目而宁推广见。倅缫微缕,经百练而致算色丝;用意精研,累搔句而始皆黄绢。纂诸僻瑞,凿铭衔彰。铭曰:
命奉高皇,远簉戎疆。重持国信,奋说皇王。心铺锦绣,辩吐琼章。二君好会,汉虏和光。百寮舞蹈,万里宁康。寿足□封,故体还乡。偶临圣地,□重维将。停车住辇,奉勅兴堂。遗风爽爽,圣德昂昂。旅恭穆穆,初祭□□。希夷罔则,恍惚维量。奥驱汾水,岛璨空王。四维襁服,七政共皇。麒麟独步,鸾凤翱翔。地神捧宝,天降符祥。八元定维,十乱评章。介汾显右,帝业隆昌。龙碑镇后,永霸皇罡。
后汉武帝至大宋天禧二年岁次戊午七月辛酉朔七日丁卯建立,故记
孟满喜,男,1949年生,退休干部,介休市作协会员,汾河(知彼)散曲社顾问。擅长历史文化研究、散文写作,先后有文章发表于『山西文明网』、『老家山西』、『文化晋中』等媒体和报刊。
扫码关注我们
投稿邮箱:
874761158@qq.com

关注知彼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