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前叶家被毁,唯独他活了下来,5年后,他带着一身通天本领强势归来

作者:枝丫科技 / 公众号:zhiya687 发布时间:2019-10-29


江城高铁站,夏日炎炎。
熙攘的人群中出现了一道消瘦的身影。
身影的主人是一个青年,青年穿着一件T恤,戴着一顶鸭舌帽,身上斜跨着一个帆布包。
很是普通。
他手里捏着一张身份证,身份证上显示青年叫叶辰。
“五年了。”
叶辰向着高铁站外走去,但是当整个江城最高的大厦浮现在叶辰面前时,他的脚步突然停下了。
他抬起头,眸子如鹰一般锐利,嘴里更是喃喃道:
“江城!我叶辰终于回来了!五年前,云湖山庄那场宴会,让我叶家满门被灭,只留我一人苟活于世,如果不是母亲用最后一丝力气把我推入东钱湖,或许江城再无叶家!”
说到这里,叶辰双拳突然攥紧,一股强大的煞气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,周围的游客更是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仿佛扼住了他们的咽喉!
刹那之间,便是地狱!
“郑景明!龙爷!还有那些冷眼看着我父母被杀的人!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叶辰还活着吧!”
“或许我还要感谢你们,如果不是你们,我也不会被师傅救下,更不会带着一身通天地泣鬼神的术法回来!”
“这一次,我发誓,和那件事有关的任何人,我都要让你们千倍偿还!”
……
数秒之后,叶辰终于松开了手,招了一辆出租车,向着市中心而去。
如果再晚几秒钟,可能身后的路人都不能幸免。
一路上,往事不断浮现,叶辰痛的几乎要窒息。
他本来生在一个大家族,衣食无忧,固然总被圈子里的人叫做废物,一家三口也算其乐融融。
但就是五年前云湖山庄的那场聚会!他的命运轨迹彻底改变!
他的父亲为了救下一个小女孩得罪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!
男人勃然大怒!一巴掌拍在父亲的脸上!更是当着无数人的面亲手杀了他的父亲!
整个过程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!
包括那些曾经讨好叶家的家族!
包括那些父亲昔日的好友!
甚至还包括他一直信任的叔叔!
他疯狂,他挣扎,他当时更是拿起一把餐刀向着那个男人冲去!
但是最终却被那个男人一只手拦住了!
他清晰的记得那个男人淡漠的眼神,以及冰冷的话语:
“江城叶家,算什么东西?哪怕你是顶级家族,老子也能一手覆灭!还有你这个不自量力的小东西,听说你是这里出了名的废物?呵呵,还想杀我?就算给你一百年,也改不了你是废物的事实!”
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冲了过来,用尽她全身的力气,一把将少年推到了东钱湖!
坠湖的刹那,少年亲眼看着母亲向着那个男人冲去!
带着誓死的决心。
叶辰本以为人生就到此结束了,却没想到他在东钱湖的下游被一个老头救下。
老头带着他踏入了与世隔绝的地方,教他无上炼丹之法,教他修炼《九天玄阳决》。
这五年,在那飘渺之地,没有人知道叶辰发生了什么。
只知道那里横空出世一个恶魔,代号嗜血狂龙!
……
江城华美集团。
叶辰看了看手上的纸条,又看了看大门上的标志,确定没错的时候,才走了进去。
这一次,他本打算直接去京城寻找那个云湖山庄出现的男人,毕竟这五年来,他最想杀的就是这个人,对于这个人的线索,他也只知道身边的人都称呼他龙爷,来自京城,其余都是空白。
但是临走的时候却被老头要求一定要先去一趟江城,找一个叫夏若雪的女孩。
老头曾经云游至江城,和夏若雪的奶奶有些爱恨纠葛,叶辰甚至怀疑,夏若雪会不会就是这老头的孙女。
三天前,老头运转天机堪破阵,发现夏若雪的百日内必有大灾,并且此灾极有可能让她香消玉殒,而叶辰的命格恰好是天道都察觉不了的紫气卧龙格,所以要破局,除了叶辰以外别无他法。
至于如何破局,老头从未提起,只是让叶辰走一步看一步。
……
“站住!”
突然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,只见叶辰面前挡着两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魁梧汉子,两人身上都穿着安保制服,皮肤黝黑,眼神犀利,手臂的肌肉盘起,极具视觉冲击力。
叶辰眉头一挑,自然不可能和这种保安动手,解释道:“你好,我找夏若雪。”
其中一个保安听到夏若雪的名字,冷笑一声:“你找夏总,就凭你?呵,你有预约吗?”
“没有。”叶辰如实道。
“那请问你有华美集团的工作证吗?”
“也没有。”
听到这里,保安脸上的高傲之色越发浓郁,更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叶辰,伸出手,指了指大门,不屑道:“既然都没有,那是门,请你出去!”
华美集团作为华夏五百强之一,更是江城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,作为华美集团的保安,自然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。
他们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,只需要将这种闲杂人等驱逐就行!
就在这时,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一辆奔驰E200的车上走了下来,先是走到前台询问了一翻,似乎也是找夏若雪,得到的结果自然和叶辰一模一样,几人摇摇头,考虑了几秒,最终选择在一旁的沙发等待。
叶辰也不打算和面前的两个保安牵扯,指了指大厅的沙发道:“那这样,我在那里等一会吧。”
说完,他便径直向着沙发走去。
但是还没走几步,又再次被那两个保安挡住了。
“小子,你特妈聋了是吧,别逼老子说第三遍,那是门,滚出去!”一个保安指着大门气势汹汹的喊道。
叶辰眉头紧皱,他刚来江城,好像也没得罪这两个家伙,至于这么一直刁难吗?
随后,他又指了指那几个西装男,询问道:“为什么他们可以坐着等,我却不能?”
其中一个保安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番叶辰,讥讽道:“就你这种乡巴佬还想见夏总?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滚吧,如果再不滚,信不信我特妈把你丢出去。”
叶辰无奈的摇摇头,他算是明白了,这两个保安狗仗人势,很明显,自己这一身穿着根本不配坐着等!
没想到,五年过去,江城还是那个江城!
“如果我不想走呢?”叶辰脸色沉了下来。
“不走?我看你是找死!”
话语落下,其中一个保安更是一只手拍在了叶辰的肩膀之上,手臂青筋暴起!
他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,因为只要他轻轻发力,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子必然飞出三米之外!
就在前几天,同样有个不识相的乡巴佬挑战他的权威,结果直接被他一只手丢了出去,现在还在医院躺着!
那个保安手臂骤然发力,但是叶辰纹丝未动!
渐渐的,保安的笑容凝固了!脸上更是变的惊恐了起来!
因为他发现眼前的青年就像是一座山峦一般!根本抬不动!
同时,一股死亡之感沿着手臂向着他的后背蔓延!
他的全身湿透了!
另一个保安察觉到了同伴有些不对劲,笑道:“石头,你不行啊,大白天还流这么多汗,是不是昨天晚上你老婆把你榨干了?还是我来吧。”
说完,他的一只手也向着叶辰而去。
“滚吧!我不想杀人。”
突然,叶辰冰冷的声音响起,如滚滚惊雷!
同时,他的左脚微微一踏,周身竟然出现了一道气流,直接向着那两个保安撞去!
两人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在胸口之上,再也忍不住,吐出一口鲜血,直接飞了出去!
最后身子重重的撞在大厅的钢化玻璃之上!
“轰!”
整片玻璃轰然倒塌!发出一声巨响!
这一刻,整个大厅静如死寂。
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有些单薄的青年。
“尼玛,这是拍戏吗?”
“我去,这特妈是什么妖怪?”
“这……杀……杀人了!”
那些前台的小美女更是吓的直接躲在了后面,在她们看来,集团的这两个保安已经算是可怕了,结果这个一身地摊货的青年居然更可怕!
关键她们根本没看到这家伙出手啊!
叶辰扫了一眼那两个已经昏厥的保安,无奈的摇摇头,随后便来到大厅等待区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之上,甚至还顺手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,完全像个没事的人一般。
“对了,你们知道夏若雪什么时候下来吗?”叶辰放下杂志,突然看向身旁坐着的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。
那几个原本打算等夏若雪的合作商吓的直接从沙发上站来起来,向着外面跑了出去。
他们可不想死啊!
“唉,我又不伤害你们,至于吗?算了,再等一会吧。”叶辰摇了摇头,继续看着手上的杂志。
……
华美集团保安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,迅速反应,很快就调来了十几名保安。
十几个保安一个个全副武装,左手拿着防爆盾,右手则持着一根电棍,直接将叶辰包围了起来了。
保安队长徐强也是及时赶到,看了一眼外面的玻璃和受伤的两个保安,眉头紧皱,随后便来到了叶辰面前。
徐强是特种兵退役,不是善茬,实力极强,但是当看到叶辰,他本能的居然感觉到了一丝威胁。
这是一种常年在生死边缘混迹的死亡直觉!
徐强踏出一步,试探道:“这位先生,你这样在华美集团闹事,不好吧。我们已经报警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被包围。”
叶辰抬起头,看了一眼徐强,淡淡道:“你应该是那两个家伙的头头吧,你难道不了解一下具体情况?我只不过想坐在这里等人而已。”
徐强心里咯噔一下,那两个保安的性格他也知道,一直以来就仗着自己的身份摆威风,显然今天是踢到铁板了。
但是眼前这个青年怎么处理?看这个家伙有恃无恐的样子,难道集团里有人?
徐强缓和了几分语气,问道:“这位先生,不知道你是在等谁?我可以帮你通知一下。”
叶辰喜上眉梢,连忙道:“夏若雪。”
几乎瞬间,徐强的脸色变了,如果是其他人,他还真的能通知。但是夏若雪却不一样!
她作为华美集团的总裁兼CEO,更是江南省顶级家族夏家的千金,三花之首!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见的!
而且夏若雪说过,没有预约,她一概不见!
眼前的青年从某种程度来说,很危险!绝不能让他见到夏总!
“先生不好意思,夏总今天不在,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留下联系方式,我可以代为转告。”徐强道。
叶辰很清楚,夏若雪就在上面,这一次,他故意把動静闹大,就是为了让她出来,所以他肯定不会让徐强转告。
“我下午没什么事,就在这坐坐吧,華美集团不会连坐都不让坐吧。”
徐强一眼看出了叶辰的意图,冷哼一声:“先生,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既然如此,那就對不住了。動手,拿下这小子!”
话语落下,十几个保安向着叶辰而去,同时,徐强变拳为爪,直取叶辰要害!
他很清楚,沙發上的男人非常危险!必须杀招!
叶辰依旧拿着杂志,神色淡然,根本没把眼前的人当回事。
就在徐强要触碰到叶辰的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:
“等一下!”
听到这个声音,所有人都停下了,人群中很快就钻出了一个女子。
女子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發,身材完美绝伦到极致。一件雪纺白色的衬衫配合着齊膝的短裙,使她看上去如女神一样不能靠近。
女子的出现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失了神!因为她的容貌在整个華美集团,除了夏如雪以外,无人可比。
徐强脸色也是微红,更是低下头,尊敬道:“孙总监。”
孙怡没有回答,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叶辰。
眼神之中有些惊讶和意外。
而叶辰同样如此!
他的双眸之中精光闪耀!
如同野獸盯上了自己的猎物一般!
因为他認识眼前的这个女人!
孙怡!那个叶辰这五年来魂牽梦萦的三个女人之一!
多年前,两人曾做過一年的同桌,後来上了高中,由于身份懸殊,两人断绝了联系。
叶辰本以为两人这辈子都不会有太多交集了,直到云湖山庄那件事發生,他被师傅在东钱湖救上来之後,他又去了一趟叶家。
那时候,叶家大院已经被查封!叶家更是成为了整个江城人人喊打的存在!
那时候,所有家族都對外宣佈和叶家一刀两断,不再往来!
那时候,江城大小企业联合侵佔了父亲一手创下了天正集团。
那时候,甚至连为他们一家三口立碑的人都没有!
几乎所有人都笼罩在那个男人的阴影之下。
除了一个人,那就是他的初中同學孙怡!
孙怡不顾家人反對,去江城第一医院的太平间要来了叶家夫妇的尸体,亲自去火葬场火化,更是在天砀山亲手为叶家三口立了墓碑。
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一个和叶家没有半点关系的女人,就这样忍住流言和恐惧,让叶辰父母的亡魂得以安息。
不光所有人不理解,就连叶辰也不理解。
他叶辰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好的女孩为他付出!
……
不知道過了多久,孙怡笑了,對着叶辰笑了,笑靥如花。
这个笑容让在场所有男性既羡慕又嫉妒。
孙怡可是華美集团无数男人心中的梦中女神啊!
一年下来,孙怡收到了几百封情书,但是无一例外,全都被拒绝了!
甚至这一年,她几乎没有對任何男性笑過!
但是此时此刻,她居然對一个乡巴佬笑了?
这个乡巴佬凭什么?
孙怡饶有趣味的看着叶辰,开口道:“看来是我眼花了,我差点以为你是我以前的同學,还别说,真的很像呢。”
毕竟五年過去了,叶辰的变化太大了,一般人还真認不出来。
说完,孙怡还拍了拍徐强的肩膀,吩咐道:“徐队长,就别为難他了,他想等就让他等一会吧。”
徐强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吩咐好一切,孙怡便向着外面走去,更是打开了一辆甲壳虫的驾驶座,坐了进去。
就在她刚打算开车的时候,副驾驶的大门突然打开,叶辰顺势坐了进来。
叶辰之所以跟了上来,是因为他發现孙怡的印堂之处有着一团黑雾,黑雾泛着些许血色!
这是要出大事的前兆!
不管是为了刚才的解围还是五年前的那件事,他都不能让孙怡受半点伤害!
孙怡看着副驾驶的叶辰,先是一惊,随後笑道:“小兄弟,你这是做什么,感謝我吗?其实之前的事情我也从别人那里了解了,是那几个保安有错在先,你没必要感謝我,對了,你为什么一定要见夏如雪?你不会也有什么美容偏方要推广吧。”
她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上次也有和叶辰差不多穿着的人,上门推销什么美容偏方,说是能让華美集团的美容產业更上一层楼,结果被保安扔了出去。
这年头,乡下赤脚医生来城里大多都是这个目的。
叶辰看了一眼孙怡,他發现这个小姑娘真的变化太大了,读书的时候他还经常嘲笑她是飞机场,记得有一次还把她气哭了,但是现在看来,这火爆的身材,今非昔比了。
“你上我车也不会是为了推销这个偏方吧?”孙怡發现叶辰看着自己的胸,她也没有生气,甚至还刻意的挺了挺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對眼前的这个青年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。
或许就是因为像死去的那个老同學吧。
叶辰回過神来,自然不可能解释老头的事情,只能應付道:“这都被你發现了,我對我的偏方也很有信心,不仅能美容,还能让你的身材变得更好。”
他回来,最大的倚仗不是他的修为,而是他敢与阎王抢命的医术!
他随手抛出一张驻颜丹的丹方,就足以让全世界的美容公司疯抢!
孙怡白了一眼叶辰,直接驱動车子,向着龍湖大酒店而去。
“既然你这么厉害,我正好要参加一个聚会,罚你帮我挡下所有酒,如何?對了,还没自我介绍了,我叫孙怡,華美集团的市场总监。”
孙怡一只手操控着方向盤,一只手向着叶辰伸了過来。
两只手握在了一起,叶辰感觉到格外的细腻和温热。
“我叫叶……叶诚,诚实守信的诚。”
既然對方没認出自己,叶辰也不想多说什么,如果让孙怡知道他没有死,可能只有惊吓吧。
叶辰注意到,他说出名字的刹那,孙怡身躯一颤,当听到後面的解释,才长吁一口气。
“好巧,你和我那个老同學的名字有点接近,差点以为你就是他了……”
……
二十分钟後。
龍湖大酒店,帝王宴会厅。
孙怡和叶辰出现的刹那,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两人的身上。
孙怡的身材实在太火爆了,接近一米七的身高,还有那一双引人注目的大长腿,一身得体的穿着和旁边的叶辰形成鲜明的對比。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華美集团的孙总监会带这样一个人来参加聚会。
孙怡带着叶辰来到了最中间的一张玻璃圆桌坐下,已经有七八个人坐在那里了,都是男人。
他们看着孙怡的眼神是火热的,甚至恨不得马上把孙怡扑到。
“孙总监,总算把你盼来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,我是云生集团的创始人郭海东。”
“孙总监,我叫钱涌,海涌酒店就是我家的產业……”
几个站起来介绍的男人显得格外热情,无非是想在孙怡面前錶现一番自己的实力。
叶辰對这种聚会提不起兴趣,目光不断注意着周围,他要搞清楚,哪些东西会對孙怡產生威胁。
很快,宴会开始了。
坐在孙怡这一桌的男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都找各种理由敬孙怡的酒,孙怡显然也是熟络这种酒桌文化,见招拆招,一圈下来,只喝了一小杯红酒。
叶辰好几次想要帮助孙怡挡酒,但是都被拒绝了,毕竟这次的宴会,孙怡代錶的整个華美集团,也不能伤了和气。
直到不远处坐在主桌的那个男人站了起来,整个宴会的气氛都变了!
男人一身定制西装,手里拿着两杯酒,脸上充斥着高傲!
孙怡当看到这个男人走過来,整个人变得惊慌失措,就连身躯也有些颤抖。
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!
“孙小姐,上次你不告而别,也太不给我陈锋面子了吧,这杯赔罪酒,你是不是该喝?”
陈锋一上来,语气完全不是请求,而是命令!
上次,他可是花了好大代价把孙怡约了出来,更是在酒里下了药!
让他没想到的是,孙怡居然發现了酒不對劲,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!
这几天,这件事可在圈子里传遍了,让他很没有面子!
孙怡有些为難,连忙道:“陈少,实在不好意思,我这次开车来的,不太好喝酒,要不我以茶代酒,向你赔罪?”
陈锋冷哼一声,将其中一杯酒一饮而尽:“别给我扯犊子!楼上我已经开好了总统套房,孙小姐喝醉的话住在上面就行了。”
和孙怡同桌的几个男人自然認出了陈锋,也不说话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毕竟眼前的男人可是江城陈家二少爺,谁敢得罪?
甚至还有人催促道:“孙总监,陈少敬你酒可是给你面子啊,还不赶快喝了?再不喝,陈少發起火来就麻烦了。”
“對啊,孙总监,只不過是一杯酒的事情,有什么好怕的,这么多人,陈少还会把你吃了不成?”
孙怡看着陈锋递過来的酒有些进退两難,万一这酒再有问题,她今天可能真的走不出龍湖酒店了。
陈锋什么德行,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!只要是他看中的女人,哪怕是初中高中生都下的了手!
这种人渣的酒怎么能喝。
陈锋见孙怡久久不肯接過他手中的酒,有些恼怒,彻底变脸:“臭錶子,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货色,妈的,别在老子面前装烈女,今天你就算特妈的不想喝,也得喝!就算你背後的夏如雪来了,也特妈一样!这是江城,老子的地盤!听到没有!”
气氛彻底变了!
孙怡就这样孤零零的站着,一動不動,眼眶渐渐泛红。
她出生在普通家庭,早早的放棄了學业,踏入社会,好不容易在華美集团混上了总监的位子,在外人看来已经高人一等了。
但是在面對眼前这些江城真正的人物之时,根本力不从心!
她太渺小,渺小到在这些人面前如一粒尘埃!
她甚至恨自己是个女人!
她缓缓抬起手,向着那杯酒而去。
在外人看来,孙怡仿佛已经認命了。
陈锋的嘴角更是浮现了胜利的笑容,他甚至已经想到今天晚上和孙怡将会發生画面。
就在孙怡的手指要触碰到酒杯的刹那,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:
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让她喝酒?”

关注枝丫科技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
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