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里“开鬼门”是巫术吗?是中医的微观理论,高深莫测

作者:金兰中医学社 / 公众号:jinlanzhongyi 发布时间:2019-10-29

西学院校的教材总写着“西医治病是从细胞分子水平、器官系统水平来入手的,而中医是从整体水平着眼的”,但笔者认为中医只有在整体水平的优势是不够的,既然能综合性地治疗高难度的疾病,那中医是不缺乏治疗局部或是不那么宏观的优势和特点的。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里有句话,“天下已无新鲜事,前人都已做过了”,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可以发挥的地方了,因为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的,就像玄府学说的发展一般,从刘河间始又到如今王明杰老师的阐幽发秘、补其阙论,玄府学说是在不断完善的,传统的辨证论治思维也在随之获得补充,我们能从宏观、微观两方面来审视人与疾病的关系。人体以通为顺,以气为机,这是笔者在实践过程当中感受最深的对人与疾病的理解,这同时也消弭了对开玄方法狭隘的认知,汗法可开玄,但开玄不只汗法。发散、清热、疏肝、活血、化瘀、利水、补虚皆可开玄,笔者认为此处的开玄其实就是恢复玄府的生理功能。对于开玄,也就是《黄帝内经》的“开鬼门”,也许很多人看到“鬼门”二字,还以为这是巫术,实际上这与巫术没有一点关系,而是打开玄府的一种精妙手法。只是知道的人并不多,但在金元时期,名医刘河间就从中悟出真谛!如果就是重视宣通人体的气机以恢复功用,那其实传统辨证论治里也包含了这样的思想,为何玄府学说还可以重新出发,还可以有耀眼的成果呢?笔者认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用药上,通过对多个病案的学习和老师的讲解,不难发现老先生们对病位的把握更加精准,对所用药的认识更加全面,以致于可以精准打击,用药如使兵,利用每个药的特性来完成最终恢复局部和整体气机的目标,这就体现了医药不分家的传统理念。现代中药大家张廷模老师谈到,中药的功效需要溯本求源,回归本经,如桔梗“主胸胁痛如刀刺,腹满,肠鸣幽幽,惊恐悸气”,但在学习中药和方剂的过程中,由于要满足初学者的接受能力,桔梗的功效是节选的,在参苓白术散、血府逐瘀汤等方剂方解中并没有体现本经中所总结到的功用。药都没学好,对方剂汤头的理解也很难深刻,比如先生们曾用六一散治疗小便点滴不出,下窍闭塞,仅仅2味药就有开窍奇效;又如用麻黄、细辛、附子三味药治疗中年男子受寒后突然失明,其中玄妙,理法方药丝丝入扣。虽然玄府学说乍听起来是一种局部治疗疾病的学说,似乎只着力于玄府这一部分人体构造,但因为玄府本身结构之细微、分布之广泛的特性,类似西医生理学中细胞膜上的蛋白通道、离子通道那般的存在,无处不在,无所不至,所以仍与整体观紧密结合的,甚至可以说是整体观的精妙发挥。这就要求我们就算是在玄府学说的思维影响下去治疗或看待疾病,也必念念不忘中医整体观的指导。这也体现出中医在微观理论也有深入研究,中西医的根本区别不在于谁看得见细胞、病毒,而是对人体与自然物质联系的态度判断和调整手段,医学在不断发展,这不过是人类的自救方法,“本是同根生”,何必咄咄?

关注金兰中医学社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
document.write ('');